第九十一章 我要去杀杀人放放火(1/2)

作品:《商羊舞
商羊舞有声小说,爱尚小说网在线收听!

商羊舞果然投宿在乌柳镇,按白泽的意见,正应该在月色中驱驰,规规矩矩的晓行夜宿那还有什么味道。但商羊舞偏要找个客栈住下,说今夜必有朋友来访。

客栈当然还是最好的那家。有钱么。

两个小二在门口,拿眼睛看了看商羊舞几人住进的二楼上房。悄悄议论起来:

“有钱人就是不一样,把马当人一样的养。”

“是啊,客人我也见过千千万了,这让一匹马单独住一间上房,这还是头一回见。”

“你看见那匹马没,嘿,自己上楼,等着我给它开门,肯定是住惯了房间。”

“那对小夫妻不知是哪个世家的,长的可真俊。”

“从北方来的,也许是大魏的贵人呢。”

“不不,魏人哪有长得这么文雅秀气的。”

“也不一定是夫妻,那个少年郎本要开三间房,小娘子不乐意,说什么‘商哥哥,我就要和你睡一起。”嘿嘿,男的也不笨,笑得跟只狐狸似的。”

扑扑两声,两支小小的弩箭钉进小二的咽喉,一队甲士摸了进来,连夜行衣都没有穿,可见他们根本不在乎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。司马宗的仆从走在最后,看着甲士飞上二楼,眼中满是贪婪,公子只提到美人和宝马,真希望那个倒霉少年身上的银票多一些才好。

一百个甲士,三十个上了楼,进了两间房内。另外七十个在楼下守着,甚至有人还双手拢住了肩膀。老板刚探出头,看到堂内情形,吓得马上把头缩了进去,其他的房客都死死关上了门,连个看热闹的都沒有。

过了许久,那三十个人还没出来。七十个正在谈笑的甲士面面相觑,这是怎么回事?难道那少年身上银两多到要检点这么久?仆从挥一挥手,又上去三十个。连一丁点打斗的声音都没有,也没有人呼救,那两道房内就象两个吞噬生命的黑洞。

还剩下四十人,当然感到了危险,双脚都有些发抖。站在门口的仆从首先掉转头,往客栈外冲去。还没有冲出两步,他就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动弹。汗水从额上纵横而下,他嘶声叫了起来:“公子饶命,小人只不过受人指使,实在,实在不干小人的事啊。”跟世上所有的狗腿子一样,都有一套这样的求饶说辞。

四十个人当然知道今晚定是不能善了,攻,当然是不敢攻的。众人发一声喊,纵身向四面八方分头跃去。有人往门口,有人跳窗,有人冲向屋项,还有人撞墙。这些可都是战场上下来的精兵,逃命的本事自然不弱。

仿佛被一尊千手观音拉扯住,四十个人干脆利落地摔回大堂。领头的终于回过神,自己原来遇上了大修行者!难道,司马宗仆从嘴里的弱冠少年竟然是大修行者?!自己洗髄己然成功,很快就可以坐照,以一当百的军中猛士,竟然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。领头的甲士跪倒,叩头道:“想不到象前辈这样的人来到了人间,我们兄弟自寻死路,夫复何言。”

“我厉不厉害,都不是你该不该死的理由,你们最该死的是,杀了门口那两个小二。唉,我也万万想不到,晋军居然这样对待自己的百姓。”房内响起了商羊舞有些痛悔的声音。

领头地扬起刀,就砍掉了两个甲士的脑袋,恨恨道:“此二人不奉军令,擅杀无辜,已被末将执行军法,望公子示下。”

“哦,倒是个狠角色,可惜两个小二不能复生。”房内一柄刀飞出,那个领头的头颅被刀托着飞出门外,其势不止,竟然飞出了客栈的院门,没入夜色中。

六十个已然失去兵刃的甲士脸色惨白地从房内出来。站到大堂,便不敢再动。客栈老板躲在门缝后,抚着胸,喃喃:“祖宗啊,今天小店到底住进了什么人。”

“你们身上有钱吗?”房内那声音问道。

众人许久才反应过来,难道他
本章未完,请翻下一页继续阅读.........